亚洲电池垄断阻碍了欧洲电动车增长

欧洲的电动车市场不仅方兴未艾,而且有望彻底改革欧洲的交通运输行业。电动车需求的增长带来了燃料电池需求的增长,燃料电池是电动车最重要也是成本最高的组件。然而,全球电池市场牢牢掌握在少数几个亚洲公司手中。

这使得欧洲汽车行业和电池行业的担忧不断加剧,他们担忧远东电池供应商能够给整个欧洲电动车行业施加压力。最糟糕的情况是,这一垄断可能会扰乱欧洲汽车制造商的电动车计划,而许多欧洲汽车制造商都已宣布在未来几年推出新的电动车型号。

业内知情人士称,80% 的全球电池市场都被松下、LG 化学、三星 SDI 和日本村田主导,而 SK 创新、宁德时代、比亚迪或力神则是该市场的后起之秀。BMZ 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ven Bauer 表示:“电池制造商正在利用当前的市场地位,它们决定卖给谁电池,以及按什么价格卖。”

BMZ 早在 25 年多以前就将锂离子电池技术引入了欧洲,而且每年使用大约 3 亿个锂离子电池,其中包括电动车电池。它是欧洲最大的锂离子电池系统制造商,也是亚洲电池目前最大的买家。BMZ 现在正在设法在欧洲自己生产电池,突破亚洲电池制造商对欧洲电动车和电池供应商的束缚。

美国宇航局格林研究中心 /电化学分支提供 – Wayback Machine 存档的可充电聚合物能源系统 (PERS)(2011 年 1 月 26 日归档),公共域,链接

11 月末,BMZ 接管了 TerraE Holding GmbH 财团的大部分股权,目的是到 2020 年建成德国第一个电池生产厂。TerraE 财团由 17 家大公司和研究机构组成,成立于 2017 年。但是该财团在 2028 年快速建成 34 GWh 产能电池厂的希望很快破灭了,因为没有一个合作伙伴表现出对电池生产进行可观的必要投资的意愿。

现在,该财团的原成员 BMZ 希望通过接管财团并从 TerraE 失败的地方开始继续发展,来开始电动车电池的生产。BMZ 承诺在 TerraE 扩建的第一个阶段花费 3 亿欧元,以实现 4 GWh 产能。在中期,TerraE 的目标是实现 8 GWh 产能的电池生产。该公司还将投入共计 1.2 亿欧元建设新的物流中心。

与此同时,BMZ 扩建了在波兰和中国的电池生产厂。Bauer 表示:“未来,我们将使用 TerraE 生产的电池来为 BMZ 汽车客户打造高科技电池系统。”在此之前,BMZ 将依靠 LG 化学等外部供应商。它与 LG 化学最近签订了电池供应协议,协议一直持续到 2022 年。

同时,中国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将其在德国生产电池的计划提前了两年(从 2022 年提前到 2020 年)。欧洲区总裁 Matthias Zentgraf 称,人员招聘定于明年年初开始,同时宁德时代将开始建设年产能 14 GWh 的电池厂。

该公司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保障位于埃尔福特附近的存放区,以及筹备质量保证部门和原型开发。选择该位置是因为它临近供应商和客户,包括宝马、戴姆勒和大众汽车。宁德时代最近大举进军欧洲电动车行业。它与大众汽车、戴姆勒、标致雪铁龙和雷诺签订了供应合同。

6 月,宝马宣布与宁德时代签订价值超过 10 亿欧元的电池供货合同。计划中的宁德时代电池制造厂被视为欧洲电动车生产布局的一个重要步骤。这里生产的电池将提供给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丁戈尔芬工厂。2021 年,该工厂将开始生产宝马的未来概念全电动 SUV,iNEXT。

然而,宝马并不仅仅依靠宁德时代来满足其对电池的需求。该公司还将继续与三星合作,三星之前是这家德国汽车公司的唯一电池供应商。宝马管理委员会主席 Harald Krüger 于 11 月证实,今年,宝马计划在全球销售共计 14 万辆电动车。Krüger 希望,到明年年底能看到总共 50 万辆宝马电动车在世界公路上行驶。

德国经济部长 Peter Altmaier 同样看好电动车和欧洲电池生产的长期前景。11 月,他宣布了一个目标,即到 2030 年,以德国和欧洲生产的电池满足大约 30% 的全球电池需求。

Larry

作者:
Larry Feng

作者简介:

自1995年起,Larry在摩托罗拉半导体(后为飞思卡尔半导体)、亚德诺半导体(ADI)和易络盟电子(Element14)负责亚太区市场推广和在线销售。在为集成电路企业工作过的20多年间,撰写了大量的各类集成电路产品介绍和技术文章、行业分析等,为集成电路企业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和品牌。

相关新闻

查看全部